返回首页
天津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协会简介
协会章程
组织机构
协会活动
理论研究
精品展示
协会荣誉
教学培训
入会须知

刀笔赋神韵 雕刻有新篇

根雕艺术家张宗泽印象


2013-8-22 11:12:00 编辑:吴迪 来源:本站原创

    根雕艺术家张宗泽先生曾任天津市第十届政协委员,笔者就是从那时候认识他的,屈指算来,已有十七八年的时间了。或许是有朋友之缘吧,宗泽先生任政协委员的第二年,我和友人曾驱车宁河,到他家拜访过。当我面对那满屋满墙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芦台张”根雕作品时,只觉得一个人能把自己热爱的事业做到那个份儿上,实属不易!后来,我在今晚报上写了篇文章,谈了自己对张宗泽根雕创作的感受,其中也有对其作品的欣赏。从此,他或雕,或刻,或塑,艺术上每有拓展和成绩,都会跟我通个信息,让我知晓他那份喜悦,让我了解他是怎样在那充满乡土气息的路上走过来的。

    他的根雕作品为祖国赢得了荣誉

    张宗泽自幼喜爱书画,1956年高小毕业时,曾以优异成绩考上中央美术附中,却因家境贫困,不得不放弃学业。但是这并未能扯断他与美术的缘分。1972年,他被请进宁河县东丰台工艺厂负责样品设计和技术培训等工作。当时的县工艺厂主要为天津口岸提供“木版年画”、“民间玩具”和仿旧彩木雕像,作为技术人员的张宗泽,每天的工作就是和雕、刻、塑几个工艺打交道。1978年,张宗泽在一无资料,二无实物参考的情况下,利用树疤、树瘤、根块切片、板皮年轮等材料,创作出不同的艺术造型,从此,“芦台张根雕”诞生了!1980年,在天津首届民间美术展览会上,张宗泽的根雕作品《生存》、《失道寡助》等引人驻足,获得好评。后者被国家工艺美术研究院收藏,填补了我国工艺美术史上的一项空白,从而奠定了他作为“全国根雕第一人”的领先地位。1981年,张宗泽的4件根雕作品作为中国首批根雕珍品入选神户人工岛博览会,这是中国根雕艺术首次在海外亮相,后又应邀在全澳艺术节上展示,并先后被神户博物馆和海岸澳大利亚国家美术馆收藏。1988年,张宗泽在天津市艺术博物馆成功举办个人根雕作品展;1990年,又随中国艺术团访问澳洲,为家乡、为祖国赢得了荣誉。鉴于张宗泽先生对民间工艺美术事业所做出的成绩,特别是他对根雕艺术富有开创意义的贡献,1995年,他荣获联合国教科文民间艺术组织颁发的“国际民间工艺美术家”证书。

    他率先把根雕捧上了艺术殿堂

    在津城,张宗泽是率先通过艺术创作,将根雕捧上艺术殿堂的人。所谓根雕创作,就是利用有特点的树根的自然形态,经过巧妙地构思、剪裁和雕刻,因形而异地随形造型,进行根艺创作,这不仅需要才思和灵气,还要求作者具有相当的刀笔功夫。张宗泽的根雕艺术之所以能在20多年前一支独秀,享誉海内外,且历久弥新,原因在于他的根雕作品从一问世,就具有一种独特魅力,那是一种带着乡野气息、融合了原始美与艺术美、近似于国画写意笔墨、神形俱佳、妙趣横生的艺术风格。以《秦汉干戈》为例:两块小树根相对附着在一块大树根上,右边的树根造型恰似欲发起攻击的恐龙,身躯竖起,脖颈前探,尾巴勾立着,明显处于强势;左边的树根造型竟是个长臂猴,弯曲着身体作防守状,但头却直冲劲敌,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神态。这组根雕在构思上已经胜出,加之造型准确,细节生动,不愧为“芦台张”根雕的代表作。还有《怀念》这组根雕作品,也颇有意趣:本是一块枯根无用材,从中间锯开后,未加雕琢,便出现一对老夫妻剪影式身形,衰老的他们垂头对坐,叹息光阴一去不复返……

    他在扁额刻艺上独树一帜

    雕刻本一脉。近些年来,张宗泽在匾额刻艺上的探索也可圈可点:首先,他讲求技法,以刀笔,不留刀刻之痕迹;其次,形同之上求神合,作品流畅自然,尽量体现原作风格;其三,表现手法上有所创新,阴刻、阳刻相结合,打破传统的黑匾金字程式,用墨绿、群青、深紫着色,以点缀和烘托不同文化氛围。

    前些年,他义务为本地和外省的敬老院、老干部活动中心、中小学雕刻牌匾不下10余块,虽说奉献的是心力,收获的是谢意,但这一路创作的过程,又是吸纳、求索、沉积的过程。唯此,才会有后来的厚积薄发,标新立异。近几年,张宗泽为冯骥才艺术研究院先后镌刻了20余块匾额,这些匾额都是名家真迹,有冰心、季羡林这些已故的老一辈文化名人的题词,也有当代大家范曾、韩美林所书“北洋人文图书馆”、“北洋美术馆”等墨宝。张宗泽为自己能雕刻名家题写的匾额而高兴,他说,首先是学习,之后才是再创作,才能雕刻出自己的风格来……

    他追求民间雕塑艺术与时俱进

    有着丰富实践经验并受过美院特艺专业训练的张宗泽,不断拓展自己的艺术天地,在雕、塑、刻3种艺术门类上全面发展,将个人艺术才能发挥得淋漓尽致。他泥塑的西湖人物及各款小动物形神兼备,惟妙惟肖,一度成为热销的外贸工艺品。

    他应香港高山民艺商社之请创作的《福禄寿三星》,被港商称誉为“独一无二的绝佳之品”;在他手中延生的娃娃《阿福》不倒翁系列,个个憨态可掬;而怒气冲天的《弼马温》,手中的金箍棒无疑是奔着“玉帝老儿”去的;兔年伊始,塑出的兔爷长耳朵直立,红眼睛圆睁,两个前爪作作揖状,笑模笑样的,又可爱又精神,成为第46届全国工艺品交易会上的俏销品。

    刀笔赋神韵,雕刻有新篇。年过七旬的张宗泽先生老骥伏枥,对民间艺术的热爱与痴迷,对社会公益事业的热心与奉献,不仅成为他的创作动力和艺术灵感的不竭源泉,也是他人生意义与价值所在。(张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