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天津市曲艺家协会
协会简介
协会章程
组织机构
协会活动
理论研究
精品展示
协会荣誉
教学培训
入会须知

汲取传统精华 演绎相声慧命

参加“南开杯”第二届全国(天津)相声新作品大赛研讨会感言


2013-3-14 11:01:32 编辑: 来源:

作者:温江鸿(山西)

    天津是中华相声的重要发祥地之一,在天津举办“南开杯”第二届全国(天津)相声新作品大赛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感谢中共天津市委宣传部、中国曲艺家协会、天津市文联给我们提供的这个观摩学习和交流研讨的宝贵机会。我有幸应邀参加这次相声艺术研讨会也是因为和天津“曲艺”的结缘而引起的。百花文艺出版社将要出版《中国曲艺大辞典》,承蒙天津市艺术研究所研究员高玉琮先生推荐,我担任山西省部分的撰稿工作。但我从未与高先生见过面。参加这次研讨会 ,一是认识诸位先生和大家见面,谢谢诸位先生;一是不揣浅陋发表一下对当代相声艺术生存与发展的一些看法。

    以下我从一个艺术科研项工作者的角度谈谈自己对相声艺术的认识。

    在国家重大艺术科研项目“十大文艺集成志书”(《中国民族民间歌曲集成》《中国民民间舞蹈集成》《中国民族民间器乐集成》《中国戏曲志》《中国戏曲音乐集成》《中国曲艺音乐集成》《中国曲艺志》等)相继完成之后,“后集成志书时代”的概念也被相关人士提出来。我们知道,国家编撰“十大文艺集成志书”是首创,是一项前无古人的文化工程,是对民族民间艺术的搜集、整理、保护和传承的基础性艺术研究工作。面对这项宏编巨制的“文化长城”, “后集成志书时代”的人们应该有些什么样的思考?有些什么样的作为?应该说,天津在这方面,特别是在曲艺方面做了领先的回答与尝试,那就是他们已经开始编撰的《中国曲艺大辞典》。我们知道,在“十大文艺集成志书”里,曲艺就有两部:一部是《中国曲艺音乐集成》,一部是《中国曲艺志》。这两部集成志书在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台湾除外)已经陆续完成。我们山西的《中国曲艺志?山西卷》于2009年完成终审稿,2012年正式出版,应该是步后尘了。中国曲艺方面的这两部集成志书的出版,为我们编撰全面的权威的曲艺方面的工具书《中国曲艺大辞典》,提供了最基础、最切实、最完整的素材。应该说,在中国文化史上,再没有比这个时期编撰曲艺辞典类的工具书更适时的了。因此,我觉得天津曲艺界、出版界联手编印《中国曲艺大辞典》同样也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这里,非常感谢薛宝琨、高玉琮等诸位先生的发心与践行!

    就天津相声大赛与今日相声之发展,我想阐述以下两个观点或话题,与大家研讨。

    首先,“这个时期”是相声艺术发展和传播的黄金时期和绝佳时期,相声要抓住这个发展机遇期。那么“这个时期”是个什么样的时期?一是经济与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的时期。建国63年来,应该说我们的国家正处于一个发展的“盛世”,这个“盛世”为各个门类的文化艺术的发展都提供了必要的物质基础,同样,也为传统相声艺术的发扬光大、创意创新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相声艺术在“这个时期”,完全可以脱离开物质匮乏的桎梏与束缚,脱离开“卖艺糊口”的困厄与窘况,而发展成真正独立的娱乐艺术门类。在“这个时期”从事相声艺术的人士,与历史上的相声从业者相比,他们的人格地位、他们的从艺环境等,可谓天壤之别。我们应该感恩这个时代给予我们这门艺术的支撑与供养。也正是在这样的时代,相声艺术才有了自己的艺术追求、才有了独立品格,才趋向审美、才趋向崇高。也正是这个时代,在全国才有了象中国曲艺节、央视相声大赛、“南开杯”第二届全国(天津)相声新作品大赛等这样的盛大艺术活动。

    二是相声正处于一个主旋律文化和多元文化共生同处、竞相发展的交融期。这个交融期有利于相声事业的发展。在这个时期,由于相声艺术的特质,它可以适合人们的艺术消费理念、可以满足人们的审美渴望、可以引领人们的娱乐时尚、可以认同人们的文化倡导。所以,无论是国家提倡的主旋律文化,还是符合不同群体、不同需求的多元文化,相声艺术都可以与之共生同在,争相辉映。作为说唱艺术中最为引人注目的相声艺术,如果能保持自己的独立品格,展示自己的特性魅力,又能契合当代受众的审美需求,关照不同层次的感受愿望,那么,相声艺术一定会有广大的艺术市场和受众群体。

    三是相声正处于这个网络传媒的信息革命时期,其生存与传播必然受到现代网络传媒巨大影响。在这个“信息革命时代”,网络媒体对相声艺术的巨大作用已经越来越彰显。视频相声、音频相声、动漫相声、网络相声等直接受传播媒体形式的影响,既要符合网络传媒的技术指标的要求,又要适合网友时尚审美需求,还必须便于搜寻收看,同时还要保持符合相声创作表演规则的艺术特质。可以说,这对从艺者的综合素养和综合应变能力提出了更高的更为严峻的挑战。

    同样,也因为网络与传媒的作用,相声人“十年辛苦无人闻,一朝成名天下知”的状况成为活生生的现实,特别是一些重要媒体的著名主持人们因为曾有过的从事相声艺术的专业背景,成为业界的荣光和引航,他们的光环吸引和照耀着更多的后学来跃跃欲试这个领域。这不仅从一个侧面昭示着相声艺术在厚重积淀的传承里流淌着新的时代的血液,更是展现了相声艺术在今天生存与发展的强烈的生命力。与传统的其他艺术门类相比,相声艺术有明显的时代优势。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提倡的“新相声”的生存和发展有着极为光明的前景。

    以上从三个方面,我简要分析了相声艺术与“这个时期”的紧密关系,可以看出相声艺术非常适应这个时期的社会期许,有坚实的社会发展基础。相声一定要抓住机遇发展自己。在这方面,无论是央视举办的全国相声电视大赛与我们天津举办的“南开杯”第二届全国(天津)相声新作品大赛等重要赛事活动,还是其他的重要曲艺活动,都是有识之士对这项艺术事业的推手,都是这项艺术事业在当下成长与发展的最适宜的例证。如果我们再关注一下京津等地区方兴未艾的相声小剧场、茶馆茶社形式的专场相声演出等活动,以及网络媒体专业网站对相声传播的各种形式,都是相声艺术融入社会时尚的强有力的佐证。因此,目前无论从相声队伍的从业人数之不断壮大,还是社会受众、网络媒体对相声艺术的接受与支持的正面效应来看,都预示着相声艺术在“这个时期”发展的美好愿景与宏图。

    尽管有这样的好条件与好氛围,但是相声艺术却绝不能忽略自身艺术品质的塑造与培养。不管是举办各种选拔相声人才的表演大赛,还是鼓励各种新形式的作品脱颖而出的专门活动,都要坚守相声这门艺术的本质,都要坚守这门艺术的独立品格,也就是都要坚守它的DNA的基因。相声必须借鉴、必须吸收、必须虚心、必须超越,但它绝不能变 “种”。我看到在今年的央视相声大赛颁奖晚会上,赵本山先生进行点评时,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话:相声还需要努力,要超过小品!在我看来,赵本山的小品除了赵本山们的天才般的“二人转”式的喜剧幽默式的表演外,实际上,他们就是把传统相声作品的情节戏剧化、把相声作品的人物角色表演化;除了表现形式的翻新外,它的精神与灵魂都还是相声的。也就是说赵本山的小品,都是用编织相声的手法编织出来。可是,本山先生为什么还要很含蓄的批评相声呢?答案是显然的。  

    那么,相声艺术自身的发展还需要顾及些什么呢?这就是我要阐述的第二个话题或观点:要续时代相声的慧命,必须要汲取中国传统说唱艺术和传统相声文化的精髓与精华。这在理论上一定要响当当的提出来,一定要呼吁那些从事说唱艺术的人士,都要珍视传统说唱艺术的精华,都要向传统学习,都要向民间艺术学习,都要向洋洋大观的曲艺类文艺集成志书学习,都要向地方曲种学习,特别是向老艺术家、向民间老艺人学习,研究他们的说唱技巧,掌握他们绝技和绝活。只有这样,才可能创新,才可能超越。

    近年来,我们明显地看到和感觉到了相声的发展:有新作、有新人、有新的表现形式等等,不一而足。与其他一些行将消亡的地方说唱曲种相比,相声是当代说唱艺术发展与繁荣的佼佼者;但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它作为时代传声筒的直白、时尚时髦的肤浅、强作幽默的媚俗、哗众取宠的作践、故弄玄虚的牵强,等等,与传统的老一代相声人、相声作品相比,还不能足够打动我们的心弦、给我们的艺术记忆以烙印和定型。也就是说他们的作品与演技还不足以成为这个时期的典型记忆。从业者的急功近利一定会在舞台上显露出它的浅薄与浮躁。这与我们期许的相声大家的出现还是有差距。

    实际上,传统的相声文化已经为我们提供了学习的范本,我们需要“临摹”。我们必须虚心学习和传承老一代相声大师的经典之作,去反复模仿、去反复体味、去反复思索,不要急于表现、不要急于创作、更不要急于创新。学书法者都知道,临摹名帖是成为书家的前提与阶梯。艺术素养是在反复临摹、反复学习、反复体味经典之作的过程中生成的。素养一旦生成,一生将受益无穷。所以,对今日的相声人,我希望他们反复温习传统,特别是向那些被社会受众公认的艺术大师、公认的经典作品去学习,然后再脱胎换骨形成自己的风格。没有继承,绝不会有风格,有的则是明日黄花的落寞与哀伤。

    当然,现代从事相声艺术者,还有一个虚心、决心、耐心、恒心向地方曲种学习的途径。一是通过网络传媒来学习;一是有选择性和针对性的田野采风学习;一是通过曲艺类的集成志书来学习。这又便回到文章开头的“后集成志书时代”的话题上来。既然全国各个省市都有曲艺方面的集成志书,它便给我们打开了无数个瞭望地方姊妹说唱艺术的窗口,这个窗口里有无穷的技巧与绝活,有无穷的经验与智慧,有丰富多彩、形态各异的唱腔板式,有千姿百态、令人捧腹的幽默智慧、有美轮美奂、奇思妙想的“说学逗唱”的精彩表述,等等。今日从事相声艺术者,绝不能鄙视和拒绝地方曲种带给我们的滋补与营养。要一门深入、触类旁通。只有对姊妹艺术进行广泛了解和深入学习,才能促成自己艺术素养的深厚广博与表演技法的炉火纯青。

    在我们山西,如果不是编撰曲艺方面的两部集成志书,我们很难发现山西有40余个地方说唱曲种。在全国,山西有戏曲大省和文化大省的美誉,实际上,从艺术种类生成成因的角度来看,如果没有丰富的地方说唱曲种做基础,那里会有戏曲大省和文化大省的称谓呢?重视戏曲、鄙视曲艺的态度应该休矣!同样,在山西的曲艺团体,如果仅仅把相声作为主要演出曲种,不重视或者忽视对地方曲种的学习和吸收,很可能因之制约这个地方曲艺团体的生存与发展。在山西,相声也必须巧妙吸收地方曲种的艺术精华为我所用,创作和发展有浓郁地方特色的相声,只有这样才可能在全国相声界有一定影响,才可能与京津地区的相声、与海派相声等有区别。因为有特色,才有吸引力、有受众、有市场。这次央视相声大赛,山西曲艺团马小平等创作的《山西好风光》获得铜奖就是一个例证。所以,我认为曲艺的“后集成志书时代”,不仅仅是给我们这些研究者留下了丰富的基础性研究素材、拓宽了我们的研究视野、延伸了我们对中华说唱艺术的认知和理解;同样,它也为相声艺术事业的从业者、爱好者打开了一个说唱艺术的百花筒、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可供资鉴学习的艺术空间、留下了一个穿越时空、穿越历史的说唱艺术宝藏。如果我们的相声艺术从业者、爱好者,既能博采众长,又能术有专攻,那么相声艺术事业涌现出新人、新作、新形式的时日就指日可待,重塑这个时代的具有典型意义的相声艺术的精品佳作就指日可待。如果这样,时代的相声艺术就不会辜负这个艺术发展的绝佳时期和黄金时期,就会创造出典型而不朽的时代精品来与此良辰美景相呼应、相促进,就会培养和造就出一个个耀眼的相声艺术明星来与这样的黄金发展期相媲美、相辉映。中国相声,抓住这个难得的历史机遇;中国相声,珍爱这个黄金发展期!我们期待着……

作者简介:

温江鸿:山西省音乐舞蹈曲艺研究所长、研究员(社科),山西省非物质文化专家组成员(曲艺类组长),国家艺术科学规划重大项目《中国曲艺音乐集成 山西卷》编委、编辑,《中国曲艺志 山西卷》编委、编辑部主任、副主编,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中国曲艺“牡丹奖”(理论)获得者。《中华舞蹈志 山西卷》副主编、“山西民间艺术资源数据库实验室”负责人、“山西区域性民间音乐实验室”学科带头人、著有《山西民间曲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