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精彩专题
新闻更新
一生挖了一口深井——崔锦《
《嘛叫天津人》文艺家群英谱
首页>>文艺名家>>名家名作>>新闻内容

一生挖了一口深井——崔锦《沽畔文耕录》序


2012-3-19 11:05:04 编辑:吴迪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冯骥才

    给老朋友的书写序总会招来一阵子怀旧。我与崔锦的交往快半个世纪了吧。

    那时我在书画社以摹制古画为生,工作之外酷爱古典诗文及津地的乡土美术——这便是与崔锦很快成为知己好友的缘故。他在旧法租界天津艺术博物馆灰色的老楼里上班。至今犹然记得那座老楼极高的屋顶,沉重的大门、晦暗的光线里无数稀世珍宝;这中间常常走动着一个瘦瘦的年轻男子的身影,闪闪发光的眼镜片后边总是一种专注而沉静的眼神,走路脚步很轻,说话平和文气,这便是40多年前崔锦给我留下的印象。

    他在馆里的工作是负责古代绘画和民间美术的征集与陈列.这使他得天独厚有着宽广的文化阅历。他和他的博物馆像磁石一样吸引着我常去。最得意的事,是跟着他从办公楼连接展馆的一条内部人员使用的狭窄而弯曲的小楼梯穿过,进入展厅,随他去看一幅新挂出来的古代书画的名作或刚刚征集到的民间艺术珍品,那一瞬,真有如获至宝般的兴奋。

    那时我与他还计划编写一套天津民间美术丛书,但文革敲碎我们年轻的梦。当时我25岁,他长我2岁,27岁。

    好朋友总是有点缘份。我家被抄,被轰到黄家花园一条深巷里破楼的阁楼上,他没房住,所借宿的一间临街的低矮的小屋与我相距只有两个路口。在那个危机四伏的岁月里,崔锦是我可以说些“犯忌”的话的朋友。这因为相互在人格上的信任。在文革中,信任是与生死捆绑一起的。

    崔锦当时生活艰难,但依然故我地文静平和,不在任何政治机遇中伸头探脑,手不释卷地读书钻研,埋头于他的专业。这使他渐渐成为书画鉴定领域中得到国内公认的专家,并在社会清明之日,顺理成章地担任了天津艺术博物馆馆长。

    近30年,我在文学、艺术和文化遗产保护几个领域穿梭与奔波,新熟人新朋友如潮水般不断涌来。但远远地总静静站着一个人,便是崔锦。几十年来,也没胖,瘦瘦的身影,淡定的神情。一次我想想,崔锦这个人好像一辈子也没变。工作没变,一辈子在博物馆里,长相好像也没变,眼神没变,津味的口音没变,那种不卑不亢的气质也没变。他以不变应万变吗?

    当然不是,他的学养却在悄悄地与时俱增地变。他好像站在原地挖一口井。现在,翻一翻他所结集的这本《沽畔文耕录》,就会为他这口井之深之大而吃惊。不论古今书画篆刻名家名作,风格流派,文博收藏,还是乡土艺术、地域建筑,传统工艺,民俗文化,不单涉猎亟广,而且充满真知灼见。这部从崔锦一生文耕之所获遴选出来的作品集,是他为社会做出的有价值的贡献。

    如今,崔锦开始把他井里的宝贝往外搬了,《沽畔文耕录》便是沉甸甸的一件。我为老友自豪,因作序以助兴。

附录:

    天津市民协主席崔锦主要作品:

    专著《俗艺集》、《历代小品画——花鸟卷》、《民间艺术教育》等;

    在全国和省级刊物《美术》、《书法》、《中国书法》等杂志上发表文章百余篇;

    为《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天津》的电视片撰稿人之一;

    主编《近代天津十大收藏家》、《天津市艺术博物馆藏法书选集》等图书;

    与冯骥才、俞炜合作的电视剧《泥人张》获天津市1983—1984年度鲁迅文艺奖;

    与韩嘉谷等同志分别撰稿的系列电视片《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天津》获中国广电学会颁发的1990年度全国优秀文教节目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