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天津市曲艺家协会
协会简介
协会章程
组织机构
协会活动
理论研究
精品展示
协会荣誉
教学培训
入会须知

天津“茶馆相声”发展之路


2012-3-16 10:36:13 编辑:吕健 来源:本站原创

李冲

    1998年,天津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于宝林首先发起成立了全国首家民营相声社团“老艺人相声队”(后更名为“众友”艺术团),至今已历时十三个春秋,天津市民营相声团体不断发展壮大,从业人员呈几何式增长,新作品层出不穷,优秀演员不断涌现。全国各地相声人竞相效仿,据不完全统计,先后有北京、石家庄、上海、南京、济南、哈尔滨、银川、西安等地开设相声小剧场数十家,呈现出一派生机盎然的蓬勃景象。天津茶馆(小剧场)相声演出场次在没有政府补贴的情况下已超过天津国营团体的总和。那么,为什么天津茶馆(小剧场)相声能不断出新,在天津演出市场中独占鳌头,久演不衰且越发火爆?为什么能培养出一批又一批活跃在相声舞台上的青年才俊、提供超过专业剧团的就业机会?为什么他们在管理体制、机制和经济分配上能起到激励作用?为什么他们能在全国的相声演员中拥有较高的威信?为什么他们能培养出一批自己的观众呢?

    我们从以下八个方面进行了调研、归纳和探讨:

    一、天津茶馆(小剧场)相声社团演出场次超过国营剧团演出场次的总和

    天津市具有一定规模的民营相声剧团有“众友”“哈哈笑”“九河”“名流”“和谐”等坚持了十余年的老团体,也有近几年成立的“奥特曼”“老城厢”“新势力”“高校相声社”等新团体。专营相声演出的小剧场(茶馆)有谦祥益、鼓楼小梨园、和平电影院、和谐盛世、金乐茶楼、中国小剧场、名流茶馆、大金台茶馆、南开文化宫的喜相逢茶馆、北方娱乐星阵营、同悦兴茶楼等家,现有从业演员二百余人,日均演出近二十场,哈哈笑、众友等骨干相声队日均演出三场。以2010年的演出场次统计,全市民营相声演出4942场,观众达百万余人,比现有十一个国营剧团的二十余个演出团体的全年3075场还高出1867场,而且专业演出团体还享受着财政拨付的超场次补贴,民营相声队从未享受过任何政府补贴,收入来源全靠市场。

    二、天津茶馆(小剧场)相声为什么能久演不衰

    茶馆(小剧场)相声社团在管理体制、机制和经济上坚持实行民主管理,是能长期生存的重要经验。自1998年第一家民营相声社团成立至今,天津市绝大多数民营相声社团都在经济上实行民主管理,演出收入公开透明,演员收入分配合理,从业人员心情舒畅,心明眼亮,从根本上杜绝了演员之间的相互猜疑,形成了良好的和谐氛围。大家都把主要精力放在如何提高演出水平,丰富演出节目上。就拿全国第一家民营相声社团“众友”为例,成立之初在收入分配上采用“厘份制”。根据演员的水平、能力、在观众中的威望、号召力以及舞台效果等因素综合为演员评定积分,以“十厘份”为满分,演员综合能力越高则拿到的份越多,反之则越低。积分的制定者由团长、法人代表、舞台监督和有威信的老艺术家组成,积分的制定相对公平且非一成不变。在一段时间内,如演员的综合能力有明显进步则本身积分会随之增长,收入逐渐增加,反之则会下降。演员都会为拿到更高的积分在业务上日益进取,丰富提高。即便是在评定初期自认为积分较低的演员,也可通过舞台充分展现自己的能力,使积分得到修正。

    “众友”相声团采用的是周薪制,每周二公布一周的总收入,包括茶馆(小剧场)演出收入,堂会收入及外来邀请演出收入等。扣除剧场分成,少量用于团队建设基金外,其余全部按“厘份”制进行发放。演员按劳取酬,按份拿钱,公平合理,毫无怨言。其中,团队领头人起到的模范带头作用也是不可估量的。就拿“众友”相声团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尹笑声先生为例,自建团之初尹笑声便是“众友”相声团的团长、法人代表,他却从不以团长身份自居,除每天繁忙的演出之外,尹先生还要忙于团内各项事务。按规定,团长应该多拿“一厘份”,可尹先生却从未多拿过一分钱,常年坚持财务公开、收入公开、分配公开,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起到了一位老艺术家的表率作用,使团内演员由衷佩服,心服口服。在尹笑声的带领下,“众友”相声团逐渐成为天津市乃至全国最具影响力的民营相声团队之一。

    民主管理提高了团队的凝聚力,从根本上避免了矛盾的发生,这也是天津民营相声社团健康发展,长盛不衰的重要原因。反观旧社会和目前少数“班主制”管理的民营社团,由于在经济上是“班主”说了算,财务收入不公开,往往使演员长期处于心理不平衡的状态,最终导致分崩离析的窘局是屡见不鲜的。

    三、在节目上坚持出新和自我管理

    天津市首个民营相声社团自1998年创建至今已有十三年历史,这十三年中,天津市民营相声社团累计演出十万余场,观众人数以千万计。这中间的观众大都不止一次走进小剧场欣赏相声,那么,没有大量的相声作品是行不通的。据不完全统计,十三年间,天津市民营相声社团共挖掘整理了如《文训徒》、《武训徒》、《太平歌词》、《洪阳洞》、《灶厨》、《大上寿》、《五行诗》、《山西家信》、《窦公训女》、《羊上树》等传统相声三百余段,并对这些传统相声进行了取其精华去其糟泊的大篇幅的反复修改,使其逐渐成为具有传统特点,融入时代元素,观众能理解能接受,演出效果火爆的特色节目。这些节目的挖掘整理极大地丰富了相声舞台,改变了相声原有的单一模式,为相声注入了新的生命力。与此同时,天津民营相声社团还创编了如《生肖趣谈》、《今夜有戏》、《串调》、《明星梦》、《奥运梦》、《话说天津卫》、《学摇滚》、《说气》等百余段新作品,其中绝大部分经过长期演出实践,修改提高,成为脍炙人口的相声佳作。在中国曲艺家协会、天津市文联共同举办的天津茶馆(小剧场)相声新作品大赛中,天津各民营相声社团均有整台新节目参加角逐,这在全国也是不多见的。天津民营相声社团所以能够长演不衰,就是因为他们挖掘传统,锐意创新,改编整理和创作了大量相声作品,抓住了相声的生命线,才能使相声在走向市场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道路越走越宽。

    四、在形式上挖掘整合、求新求变

    天津民营相声社团经过多年演出实践,创编了多台以相声元素为特色,以喜剧情节为主线,以戏剧人物为贯穿的相声剧,例如《法门寺》、《天仙配》、《康熙私访月名楼》、《铡美案》、《白雪公主》、《赤壁》、《吃元宵》、《公主也疯狂》、《枪毙曲香九》等节目。这些具有反串性质的节目,往往在重大节庆日演出,一票难求,逐渐形成了茶馆相声的“贺岁档”。除相声剧外,天津民营相声社团还挖掘整理了一批几近失传的传统曲艺演出形式,如牛胯骨、萨喇击、太平歌词、双簧、天津快板等。此类节目表演难度大,需要演员基本功扎实,对节目掌控能力强并拥有良好的心理素质。天津民营相声社团站在丰富舞台节目形式、传承挖掘传统曲艺曲目、展示民间曲艺曲种的角度,下大功夫,花大力气整理出的这批传统曲艺形式,为濒危曲艺曲种的传承做出了巨大贡献。

    五、在质量上设立监督和约束机制

    天津民营相声社团在走向市场的十余年中,不断丰富节目,提高演出质量,用自身艺术水平抓住观众,绝不一味追求剧场效果。大部分民营相声社团都设有舞台监督机制,对节目中涉及的伦理“包袱儿”,低级庸俗和不健康“包袱儿”,及有伤害同行和观众的“现挂”均会提出警告,扣除奖金。对屡教不改者,采取停止其演出乃至开除出队等惩罚措施。在这方面,天津市最早成立的“众友”和“哈哈笑”两家民营相声团体做得尤为突出。“哈哈笑”艺术团的团长宋勇先生兼任艺术总监,对演出节目的质量和水平全权负责,他经常提醒演员:庸俗、低俗、媚俗的相声一概不要说,不能为了追求演出效果损伤相声的艺术性,降低相声的品味。“众友”相声团则聘请相声表演艺术家佟守本先生担任艺术总监,佟先生一丝不苟,严格管理,每场演出均早来晚走,认真负责地坐在后台对节目进行把关。一次,该团团长尹笑声先生使了一个稍微越界的“包袱儿”,下台后,佟守本先生找到尹先生严肃地说:“尹先生,以后这个‘包袱儿’您不要再使了,如果再使,扣您钱!”尹笑声先生也十分虚心地接受意见,点头称是。从此,这个“包袱儿”确实没有再出现在舞台上。严格的监督机制,一丝不苟的优良作风和虚心接受意见的大家风范,是民营相声社团生存的根本,正是这种自查、自省、自我监督、自我规范的职业意识,促使天津民营相声社团平稳地发展,并在观众中树立了良好的口碑。

    六、培养出一批青年才俊并提供了就业机会

    相声是一门独特的艺术形式,两位演员站在舞台上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看似简单,实则需要演员常年的积累和丰富的舞台实践经验。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中国北方曲校的毕业生虽然大都分配到专业团体从事专职相声演员工作,但总因得不到舞台实践而苦恼,一年演出不过十场的窘局使他们在懊恼的同时荒废了自身艺术的发展,无的放矢的局面使他们无奈地选择转行或兼职,有的做起了生意,有的做了婚庆主持人,有的投身小品、影视表演,有的干脆开起了出租车。随着民营相声社团的成立、逐渐发展壮大,北方曲校相声专业的毕业生找到了新的出路,得到了演出锻炼的平台。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民营相声社团从事演出的北方曲校历届毕业生就有百人以上,换言之,民营相声社团的青年相声演员有百分之九十以上来自中国北方曲艺学校,他们是民营相声社团的主力军。他们在茶馆(小剧场)的舞台上如鱼得水,自由驰骋,在充分得到了锻炼和提高的同时,演出收入也十分可观。据统计,民营社团的青年相声演员月收入在四千至一万元不等,有的外地学员毕业后甚至宁愿选择在天津租房居住也不愿回到原籍,一定要加入民营相声社团,为的就是得到演出机会,在实践中不断成长,成为一名合格的相声演员。他们其中不少人也取得了斐然的成绩,在历届中央电视台全国相声大赛中崭露头角。张攀、刘全淼合说的相声《串调》,冯阳、刘兰合说的相声《的哥与DJ》获得全国相声大赛三等奖;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办的“马街书会”曲艺展演中,王友如、张尧合说的相声《礼节趣谈》获得二等奖;张楠在“红旗渠杯”全国快板大赛中获得二等奖;马勇、魏吉兆获“天津市第一届、第二届青年相声大赛十佳演员称号”;“众友”相声团青年演员刘国君荣获天津市第二届原创相声大赛二等奖、全国(天津)相声新作品大赛暨第十四届津门曲汇优秀奖;刘国君、谷宗翰多次参加“京津喜乐会”、“津味相声进北京”等商业演出,效果火爆,受到观众一致好评。另外,冯阳、刘国君、谷宗翰、张尧等青年相声演员还兼职担任天津广播电台、电视台栏目主持人,在听众中颇具影响。相信假以时日,这些年轻人必将成为青年一代相声演员中的佼佼者,扛起相声传承发展的大旗。

    青年演员取得成绩,除了自身努力外,和老艺术家的传帮带及悉心教导也是密不可分的。中国北方曲校毕业的相声演员大多都有良好的基础,扎实的基本功,但缺乏实践和名师指点,刚刚走出校门,还不完全具备成为一名合格相声演员的实力。而天津市民营相声社团的老艺术家们接过了继续帮助、扶植他们的教鞭。就拿“众友”相声社团的著名表演艺术家佟守本先生为例,每天演出他均早来晚走,每一名青年演员的演出他都认真观看,下台后,不厌其烦地为青年指点,倾囊相授。相声表演艺术家尹笑声先生已七十高龄,每日演出繁忙,还要负责剧团日常管理工作。除此之外,每日上午都要接待不同民营社团的青年演员登门求教。尹先生总是热情接待,悉心授课。青年演员刘国君说:“我每周保证有一天上午到尹爷爷家吃早点。豆腐脑,锅巴菜,油条、烧饼敞开吃,吃完沏上一壶茶点上一根烟,我们爷俩就开聊,聊的都是相声。哪段相声怎么使,哪个“包袱儿”怎么用,哪个节目谁使的最好,这些都能从尹先生那得到答案。”数年来刘国君每周一次的早课从未间断,和尹笑声先生的感情日益深厚的同时,业务水平也是突飞猛进,自己的创作和表演均受到好评。青年相声演员张尧的勤奋是出了名的,很多艺术家都对他偏爱有加,著名相声艺术家黄铁良、尹笑声、佟守本、刘文步等人均对他进行过指点、教导。在民营相声社团里,舞台就是青年演员实习的课堂,后台就是老艺术家为青年演员剖析作品的讲堂,老先生的家就是青年演员的食堂兼学堂。在这里,没有金钱,没有利益,只有细心传授和虚心学习。有人曾经算过一笔帐,如果按照艺术专业院校的中等档次授课费,一节课25元,每日上午四节课100元,每周七天从未间断的课时费将为700元,十年间,众多老艺术家的授课费将是一笔天文数字。这些老艺术家为了相声事业的传承发展甘当孺子牛,不间断地培养着一批又一批的青年演员,看到他们成长、成熟、成功便是最大的慰藉。十数年间,有百余名青年相声演员拜在民营相声社团的艺术家门下,这些年轻演员中的绝大多数都活跃在相声舞台上。十数年间,尹笑声、黄铁良、佟守本、陈鸣志、张金明、佟有为、马树春、赵津生等知名艺术家相继收徒百余人,为相声事业的传承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七、在全国同行中树立了较高的威信

    在天津民营相声社团中,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无时不刻不在他们身上熠熠生辉。

    “搭桌”,这是相声界的一句行话,其意是指相声同行业间哪个演员出现困难,不论其辈分高低,能耐大小,声望几何,相识与否,只要是有师承关系,其他相声演员都会自发组织为其义演,演出收入全部捐赠给受困者,助其渡过难关。这是相声界的难能可贵的优良传统,也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体现。“搭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曾经绝迹,因为专业团体的相声演员都有单位、有组织,遇到困难可向领导寻求帮助,向组织反映问题。而自天津民营相声社团成立以来,“搭桌”这种互帮互扶的演出形式又出现在相声舞台上。

    自幼在天津学徒的相声演员丁文元先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前往河北省工作。一次,丁先生携老伴儿回天津看病,当晚到“谦祥益文苑”看望“众友”相声团的师兄弟,老友见面分外亲热,当演员们得知丁文元夫妇退休后收入微薄且需高额医药费后,当即决定为丁文元先生“搭桌”义演,之后“哈哈笑”艺术团得知此消息也决定为丁先生“搭桌”。事后丁文元先生捧着近万元的“搭桌”票款,热泪盈眶,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并深情地说:“天津的相声演员让我感到了温暖,天津的老少爷们,谢谢!”

    像这样的“搭桌”演出还有很多,著名相声演员黄铁良先生心脏病发,住院急救,以“众友”相声团为首的同仁伸出援助之手,为黄先生“搭桌”义演;著名相声演员陈鸣志身患癌症,同样是“众友”相声团“搭桌”;“环渤海”艺术团经营出现困难,天津相声界也发起“搭桌”义演,助其渡过难关。

除了同行业之间的相互帮助之外,天津市各个民营相声社团在公益事业上也从不落后,仅以在天津市著名相声小剧场“谦祥益文苑”举办的各项公益活动为例:2006年11月24日为师大的一名患白血病的学生组织了募捐义演;2007年1月天津相声界再次为患白血病学生义演,各团底角全部亮相;2007年2月相声演员和“抗癌勇士”们联欢演出;2008年举办了“笑声融化冰雪,爱心企盼平安”天津相声界赈灾义演;同年还举办了“因为爱,今夜我们不说相声”赈灾义演;2009年举办了“相声秀场欢乐行”义演;2010年举办了“情系玉树大爱无疆”天津相声界赈灾义演专场演出 。

    以上仅仅是在“谦祥益”一家小剧场五年间举办的社会公益演出,其他小剧场也不甘人后,奋勇争先,在公益事业上,天津民营相声社团举办的义演可说是不胜枚举。他们的义举在社会中引起了强烈反响,在观众中树立了极高威信,在同行中得到了赞许,他们肩负起了社会的责任,他们为社会的和谐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无论是同行间的搭桌义演还是社会的各种公益活动,天津民营相声社团都为同行从业者起到了模范带头作用,众多专业演员、知名大腕也都纷纷加入到天津民营相声社团的义演中来,如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姜昆、侯耀文、师胜杰、石富宽、李伯祥、魏文亮、常贵田、王培元、田立禾、魏文华、李金斗、李建华、刘红沂、李嘉存、刘俊杰、王宏、侯长喜、王世勇、杜国芝、李伟建、武斌等。他们被民营相声社团的真情所感动,他们和民营社团的众多艺术家一样,参加多场公益演出,为社会公益事业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他们弘扬的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相声业内的传统美德,这种美德在他们的感召下正在被发扬光大。

    为了能够弘扬相声艺人间相扶相助的传统和美德,在行业内部“搭桌”义演的基础上,“天津市民营相声演员义助会”于2010年7月在“谦祥益文苑”正式成立。“义助会”旨在团结相声演员,继承相声界的传统,广泛集资,为患病的贫困相声老艺术家募集善款,让他们及时得到救助。天津的民间相声艺术团体均可参加,入会者将定期参加义演筹集善款并存入义助会,所有收入、支出将由专人负责,义助会理事会将定期监督实施。凡入会会员遇到重病、危病,均可享受不同程度的善款救助,并为老年相声演员上大病医疗商业保险。

    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黄铁良先生心脏病发住院治疗,刚成立不久的“义助会”立即组织义演,票款全部用于黄铁良先生“心脏搭桥”手术。除同行业搭桌义演外,“众友”相声团照常为黄先生支付演出费,住院的部分医药费也从演出收入中提取。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陈鸣志身患癌症住院,“义助会”也在第一时间组织义演,并为陈鸣志先生捐款,陈先生患病期间得到了“义助会”大量帮助,故去后“义助会”还拿出部分款项用于料理其后事,“谦祥益”经理史清源先生更是自掏腰包为陈鸣志先生出书以示纪念。

    “义助会”的成立标志着天津民营相声社团在经营上,管理上均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更加人性化、制度化、科学化,为民营相声社团的从业者提供了更有力的保障。

        八、培养了大批相声观众

    天津市第一家民营相声社团“众友”相声团成立至今,已历经十三个春秋。这十三年中,天津市的民营相声社团犹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从最初的门可罗雀到如今的一票难求,从最初的无人问津到如今的场面火爆,从最初没有演出的无奈到如今每年近五千场的密集安排。这期间经历了多少辛苦,迈过了多少艰险,可能只有民营相声社团的从业者才最清楚。但无论如何,民营相声社团走到今天,取得的辉煌成却是有目共睹的。如今,到茶馆听相声又再成为了天津人茶余饭后最佳的娱乐手段;如今,相声观众已经呈老中青多元化发展,到茶馆听相声已成为很多青年人的时尚选择;如今,天津的茶馆相声已经成为天津城市的名片,“到天津吃包子、看海河、听相声”已经成为众多旅游者的首选;如今,天津的相声茶馆甚至成为了商家接待客户的高端场所。在走进茶馆听相声的观众中,我们也经常能看到大学教授、科技人员、商贾名流、甚至明星大腕,他们也走进了相声茶馆,他们也来欣赏相声艺术,来品味传统文化,来舒缓精神、开怀大笑、放松身心、忘却烦恼。茶馆相声回到了曾经熟悉的舞台,回到了广大百姓中间。如今的茶馆(小剧场)相声已经培养了一大批属于自己的观众。在小剧场的舞台上,相声再次焕发了青春、彰显了魅力、发挥了作用、得到了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