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精彩专题
新闻更新
嘛叫天津人的精气神儿——话
嘛叫天津人的豁得出去——话
嘛叫天津人的玩儿——话说农
嘛叫天津人的“份儿”——话
嘛叫天津人的嘎——话说相声
嘛叫天津人的“奔”——话说
嘛叫天津人的真格的——话说
嘛叫天津人的能耐——话说歌
嘛叫天津人的扬气——话说相
嘛叫天津爷们儿——话说天津
首页>>文艺名家>>名家风采>>新闻内容

嘛叫天津人的玩儿——话说农民画家窦锡珍

孙福海


2010-4-23 12:48:58 编辑:吴迪 来源:本站原创


农民画家窦锡珍

    玩儿,外地人视为娱乐、游戏。天津人的玩儿,可是有着更多的内涵和寓意。如夸一个人多知多懂,叫“人家肚里有玩意儿。”赞赏某人处理事情游刃有余,叫人家会玩儿;有能耐。在天津大港太平镇窦庄子,有一位土生土长的农民,始终靠“土里刨食儿”为生。但他喜好玩儿农民画,而且玩儿得那叫一个邪乎。玩儿得让人叫绝、喊妙。

    玩儿得让“大腕儿”称奇

    孩提时代的窦锡珍,每当蹒跚着脚步走出自家的土坯小院,准备参加一群小伙伴的游戏时,总会怯生生地问一句:“带我玩儿吗?”如能获准,便欣喜若狂。似乎在同伴认可的共同游戏中,满足了自尊、实现了自我。但他通常听到的是:“去!一边儿去!不带玩儿!”为什么呢?他家成分是地主。没人带玩儿,小锡珍只能自己玩儿。在田间地头,以木棍为笔、大地作纸,胡涂乱抹,画自家的鸡、鸭、房子,画大自然中的景物,画他心中梦想的世界。到了小学四年级时,他又因地主成分不让上学了,回到村里下地干活儿。和大人一样挣工分。那时一个标准工10分,8角钱。给他定1分,8分钱。他玩儿命干活儿,休息时,同大人没有共同语言,自个儿依旧在地头用木棍在地上画画儿。拿画画当玩儿,自己哄自己玩儿。“文革”中,全家挨批斗,不久父母便相继离开人世。画画儿成了他唯一可以进行对话和抒发情怀的途径。从素描到构图,从写实到意境的追求,从小画到大画,从在地上画画儿到纸上画画儿。越玩越有兴趣儿,越玩儿越上瘾。玩儿着玩儿着就玩儿出了名堂,20岁左右就已成为十里八乡有名的“小画匠了”。随着他自己对艺术的不断理解和探索,那些乡土气十足的画作,又吸收了传统的国画技法,把年画、版画、泥塑、剪纸、布贴、蜡染和漏白等多种艺术形式及绘画语言融进了自己的画中。最终他玩儿成了!农民怎么啦?乡下照样出艺术家。

    他最腻味有一段相声里说的:“老呔儿进城,腰系麻绳,找不着茅房,旮旯也行。”他进城了,虽然腰间没系麻绳,但还是典型的一身农民打扮,地道的大港话:管“妈”不叫妈,叫“丫!”“俺的丫呀,您老知道冯骥才吗?您老知道他对我拿的那个行子(管画不叫画,叫行子),怎么说的吗?”

    大名人冯骥才看了窦锡珍的画后,问他:“你知道毕加索吗?”当时窦锡珍一愣,没听过这个名儿。以为有学问的人瞧不起他,用外国人吓唬他。便说:“俺有锁门的看家锁,不知道毕加索”。冯骥才又说:“你知道马蒂斯吗?”他说:“我知道俺养的马有马蹄子,不知道马蒂斯”。冯骥才乐了,说:“很奇怪,你没见过马蒂斯的画,没接触过毕加索的作品,没看过敦煌莫高窟的绘画艺术,可是你的画有毕加索的造型,有马蒂斯的精神,有敦煌莫高窟的艺术氛围。你的画很有想象力,画面有动感,很浪漫。艺术上的浪漫是很难得的,多年来没有人能画出这么浪漫的画。你的画填补了中国农民画的一项空白,为美术界带来了新的启迪与思考……”

    “丫呀!”他又喊了一声妈!“俺这个老呔儿,不但玩儿进城了,而且玩儿成了!”

    冯骥才接着又说:“我看过陕西户县、上海金山等地的农民画,那些都是些写实的,是民间画。而你的画已经超出了民间画的风格,你的画是浪漫主义的。画面中的人是动的,水是流的,花鸟虫鱼都是活的。你画出了人类在美好的大自然中、美好的气氛中漫游,任何人看了都会感到现实生活的美好,看了舒心。”

    这就是一个天津农民,够能耐吧!他把画画儿当玩儿,还玩儿得让城里的“大腕儿”惊叹、称奇。

    玩儿得让老外叫绝

    2001年夏季的一天,他刚从田里干完农活儿回家,就接到了一个自称是英国BBC电台记者的电话。说《中国日报》发表了一篇介绍你的文章,很多外国人看完以后,觉得一位没有经过任何专业学习的农民,不可能画出那么好的作品。所以很想见他一面,不知他能否屈尊到英国驻北京的大使馆来一趟。

    “真客气,还屈尊?哏儿!咱农民不但能进城,也能进你英国大使馆。”他还是农民打扮,按照约定的时间,只身到了英国驻北京的大使馆。

    进入使馆后,早已恭候他的人出来迎接。并顺口问了一句:“窦先生你开什么车来的?”窦锡珍心想:我不会开车,没车,也没人开车送我。但我不能让他们看不起中国农民。他反应很快,随口反问人家:“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开车吗?”那个英国记者就问“为什么?”他说:“开车不好,光注意两边的车辆和红绿灯,就没有心思去思考艺术了。我坐火车,能思考,能看到窗外各种庄稼和造型各异的建筑物,会构思出美的作品。”那位记者伸出拇指,表示佩服,说:“中国农民就是勤奋,珍惜时间,有车也不开,要挤时间构思艺术。”当窦锡珍展示自己的画时,大使馆的官员和英国BBC电台的记者对窦锡珍自学能达到的艺术成就赞叹不已。当即决定为他拍专题片,认为他的艺术不是他那个村儿的,也不仅仅是天津和中国的,是属于世界的,世界人民都应该享受这样的艺术。

    “老外们没见过,咱玩儿大了。”窦锡珍了不得啦!各国的邀请函接踵而来,都想看看一个怀有奇才的中国农民和他的画作。

    首次出访是2005年7月,芬兰世界贸易中心董事长特邀,在赫尔辛基市文化城举办个人画展。他是第一位闯入北欧进行文化交流的农民画家。并以其深邃的中西结合的奇、特、怪的独创艺术形式,给芬兰人民带去了美好的艺术享受,受到了芬兰世界贸易中心负责人和艺术界知名人士的高度评价。特别是在画展的开幕式上,芬兰的有关人士以热情洋溢的语言,对他的作品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和赞赏。窦锡珍也不含糊,演讲了他的农民画艺术创作和构思的过程,解释了他画中演绎的神话故事、历史传说、民间谚语等,并在现场做了艺术表演。芬兰的朋友们欣赏了他如何用笔、用色等诸多绝活儿后,不断地鼓掌欢呼。最后由赫尔辛基世界贸易中心总经理向他颁发了芬中发展与交流友好证书。证书中写道:“窦锡珍先生为促进芬兰与中国间的文化艺术交流以及增进芬中友谊做出了贡献。”

    2006年9月17日,应瑞典斯德哥尔摩画家协会邀请,窦锡珍去瑞典举办画展。开幕式上有瑞典贸促会会长珍妮女士、瑞典著名画家Gisela Becktus女士以及数十名瑞典画家出席。很多瑞典人对他的这种奇特艺术产生了极大兴趣。观众对着有形而似无形、无章法而又有规律、充满着生命的崇高和变化、再现着美好希望和激情的作品,赞他捧他。可他事后说:“着急啊!光看那么多漂亮的女人围着我了,一句也听不懂。”瑞典国王的翻译朱迪思小姐看他只知道点头不能对话,便给他当翻译,说:“你这种大手笔的变形、夸张、含蓄等技法,使作品充满着生机和活力,同时又有着强烈的感染力和冲击力,你的画是把思维空间留给观众的艺术瑰宝!我们爱这些画,我爱东方的中国文化……”

    在斯德哥尔摩的画展,形成了轰动。朱迪思小姐,还电告瑞典国王夫妇:从中国天津来了一位神奇的农民画家。国王听后也高兴地邀请窦锡珍进了皇宫,现场为其作画。

    不久,窦锡珍又来到了西班牙首都马德里举办画展。画家协会主席林东先生对窦锡珍的作品赞不绝口。在林东先生的陪同下,他来到了巴塞罗那毕加索美术馆参观。毕加索美术馆馆长浩尔海先生亲自陪同,并仔细地把每一幅作品都做了介绍。自此,窦锡珍才知道毕加索大师的作品,“真的是神奇绝伦、令人叫绝。”这种身临艺术大师创作环境的学习,对提高他的绘画产生了巨大帮助。

    2007年4月,窦锡珍又接到西班牙和瑞典画家协会第二次邀请,再度进入欧洲进行文化交流;希腊大使馆也送来了去该国进行文化艺术交流的邀请函。2007年7月,窦锡珍去希腊和澳大利亚等地进行文化交流并举办个人艺术画展。

    近年来,对国外的邀请他都暂时谢绝了。他还要静下心来再画一批新作:“让老外喊绝,就得不断地玩儿绝的。”

    玩儿得让行家喊妙

    在2006年10月第三届中华(天津)民间艺术精品博览会上,窦锡珍被联合国教科文国际民间艺术组织授予“国际民间工艺美术家”的称号。

    行内人说窦锡珍的玩意儿妙。是的,他妙就妙在一个连小学都没毕业的人,一个从没受过正规艺术院校教育的人。用他自己发明的几何图形,自己创造的方程式,自己设计的线条,自己调配的颜色,自己的艺术符号,创作出了让画坛行家普遍称妙的绝活儿。

    玩意儿妙,妙就妙在他把宇宙的、空间的、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梦幻的、现实的、神话的、传说的……都集聚在他的画里。使其画作充满神奇和奥妙,让人们在幻觉中找寻着现实,在现实中归属着自己。如《美的旋律》、《浴仙图》两幅作品,既充满了性压抑的呐喊,也充满了对美好人生的呼唤,既揭示了对封建礼教的批判,也表现出光明磊落的大无畏精神。作品的理论依据来源于母亲,他认为:是神圣的母亲在遥控着万物,遥控着生灵,遥控着宇宙。他用女性人体变形写意的方式,作为新的艺术符号,完成了对中西传统艺术形式的推陈出新和去伪存真的过程,并表现出一种强烈的生活体验和高尚的精神追求。

    玩意儿妙,就妙在他的画既不是唯心的,也不是简单地对唯物的图解,而是充满着辩证法。让人不断地认识和理解天、地、人、日、月、星空、宇宙及万物之间的相互关系,同时也告知着我们,没有和谐的大自然,就不会有人类美妙和神奇的存在。

    有人劝他:“你玩儿出了名,该玩儿点钱回来了。”还有人出主意“别种地了,在城里开画廊。走穴画画儿赚钱吧。”他说:“钱,就像鲜花一样迷人。但我要是想着钱,在城里买房、买车,那我就失去了赖以立足生存的大地,失去了丰富多彩的春夏秋冬。农民画不能离开农村,玩儿到高楼大厦的城市,我的画就没了生命力了。我也不能不种地,我永远把画画当玩儿。” 

    最近,他在突击完成一幅百米长卷,题名《盛世欢腾》,富有时代意义的民间故事和历史典故相互辉映,充满了神奇的想象力和不可思议的浪漫气质。

    玩儿,他认为也面临着机遇。奔流在新的改革开放大潮中的海河水,给辽阔的津沽大地带来无限生机与活力。同时也孕育着博大、厚重的天津民俗文化的新崛起。要会玩儿,就应该在这个造就民间艺术的繁荣盛世,创作出不愧于我们这个时代的优秀的农民画作品。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天津农民的玩儿,他玩儿出了档次、玩儿出了境界,而且玩儿得让人开心,让人扬眉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