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
新闻更新
朋友眼中的张志宽
鼓板悠扬“京韵”永存
“江河水”淘出艺术“金子”
嘛叫天津人的精气神儿——话说老作家杨润
嘛叫天津人的豁得出去——话说书法家张建
嘛叫天津人的玩儿——话说农民画家窦锡珍
嘛叫天津人的“份儿”——话说京剧表演艺
嘛叫天津人的嘎——话说相声表演艺术家杨
嘛叫天津人的“奔”——话说著名女作家赵
嘛叫天津人的真格的——话说著名油画家秦
首页>>文艺名家>>名家风采>>新闻内容

鼓板悠扬“京韵”永存


2010-10-20 17:25:07 编辑:吕健 来源:本站原创

孙福海

    捧读《骆玉笙传奇》一书,思绪久久难以平静。骆玉笙这位享誉海内外的京韵大鼓艺术大师,不仅是中国文艺界的骄傲,也是我们整个民族的自豪。她所演绎的《剑阁闻铃》、《丑末寅初》、《和氏璧》、《俞伯牙摔琴》、《击鼓骂曹》和《重整河山待后生》等人们耳熟能详、经典的“骆派”京韵大鼓代表曲目,一直是也将永远是我们享用不尽的传世瑰宝和精神恋歌。时下,许多思念和热爱大师的人们也常会问,她一生的思想、经历和生活又是什么样子的呢?是不是也像她的艺术成就一样,如惊涛拍岸般波澜壮阔、使人击节、令人吟诵呢?相信看了《骆玉笙传奇》一书,您就可以得出结论,她的台前幕后依然是一曲不同凡响、催人奋进、震撼人心的人生恋歌。所以我要感谢谱写这支恋歌的作者——孟然、罗君生,他们以深厚的写人叙事功底,通晓曲艺艺术规律和掌故的特长,将骆玉笙大师诸多不为人知的思想和生活经历娓娓道来,让我们看到了大师精彩人生中的诸多闪光和传奇。

    我以为,《骆玉笙传奇》一书具有以下可贵特点。

    首先,作者在写作题材上善于攻取难关。时下,文坛对于描写自己身边的、民族的、广大观众所熟知的艺术大师似乎显得“吝啬”和先天不足,究其原因,我想第一是难,第二是钱。写人物传记,需要进行大量颇费功力的史料考证,同时又不能完全脱离开史实搞创作,所以要想让内行人信服,而且还得“取悦”于各个层次的读者,难。再有,传记文学哪有那些离奇的、荒诞的小说或电视剧创作来钱快,经济社会艳羡“孔方兄”者众,有谁还愿意去做那些费力不讨好、又不赚钱的事呢?然而,孟然、罗君生二位作者偏不信邪。没有人约稿,也未得到任何组织和传主子女的委托,他们却甘愿熬灯费神、废寝忘食地爬格子。动力何在?我总结也有两点,即感情和责任。罗君生是骆老晚年入室弟子,与老师感情极深。孟然更是我所尊敬和仰慕的前辈,新中国成立前她就参加革命,自20世纪50年代从部队转业到天津市曲艺团之后便始终未离开过曲艺事业。可以说是为曲艺艺术辛勤耕耘、默默奉献了一辈子。毫不夸张地讲,天津市20世纪50年代末到70年初所培养的众多曲艺工作者,基本上都曾经得到过她的指点和帮助。如今这一代人大都已成为当代曲坛地位重要、承前启后的中流砥柱,年龄也都六十有余了。他们中间,不管是谁举办从艺庆贺活动、抑或纪念演出,都忘不了这位母亲式的长辈。另外,她在骆玉笙的爱人赵魁英担任天津市曲艺团团长期间,曾经是赵的得力助手,还是骆玉笙工作和生活中离不开的参谋和贴心人。《骆玉笙传奇》一书寄予了她对骆玉笙大师的爱戴之情,以及她对曲艺事业强烈的责任感。

    其次,是在创作手法上不落窠臼。由于当代人认识的丰富深入,对于创作对象的刻画描写往往需要全新的创作方法。那种以单纯的自然主义、简单的现实主义手法创作的艺术家传记,较少能真正跳出“史料”叙述,也较难站在广阔的历史高度去关照和书写人物,更不可能全面、生动展现人物的丰富情感和性格。所以不少传记作品描写旧社会艺人时,往往都是千篇一律地带着悲凉、凄惨的调子叙述他们的血泪经历,致使人物脸谱化,“白开水”式的倾向普遍存在。这样就使广大读者、研究者,尤其是青年一代,产生了严重的“阅读抗体”和“审美疲劳”。那么,如何去攻克这一相当艰难和日益严重的泛化现象呢?《骆玉笙传奇》的创作,成功地为我们开辟了一个思路。作者不是站在想象的角度去诠释人物,更不是按照某一正面人物的要求去“塑造”、“规范”主人公的性格和足迹,而是身临其境地将主人公放到普通人的层面,贴近实际而又能先声夺人。从“大世界四岁奇团”开篇,然后逐步展开,通过“汉口初识孟小冬”、“八岁学艺夯实功”到“带艺拜师韩永禄”、“艺惊四座跃龙门”等章节,层层递进,使读者在自然、好奇中接受、仰慕和称奇。而且始终以一个“奇”字统领全篇,在“奇”字上深入开掘,在人格和人性的基础上突显其“奇”,将“奇”字作为贯穿全篇的脉络和依托,让人在“奇”字中感悟到平凡与伟大。我们看到:主人公在浪漫理想的思维中走入人生的光明与美好;她自小被卖,饱受继母欺凌,但对于艺术却颇有天赋和兴趣;她幼小的心灵在沉思默想中与恶习拉开距离;她辛苦赚钱而珍视友情、亲情;她被裹挟在腥风浊浪中,却时时遵循着艺人艺德的宽厚和大度;她在拼搏中得到金钱,又自然而然地融入了传统伦理的亲和大气……作者以其细腻的笔触,生动地为我们描绘了一个永远充满昂扬气质和向上精神的优秀民间艺人的精彩形象和传奇,给读者以思考与启迪。

    第三,在学术上具有深入的开掘,在史料上具有过人的严谨。一般来讲,大凡冠有“传奇”之名的作品大都带有作者的想象和演义的成分,但纵观本书,遣词轻重得当,主要情节、故事和人物经历忠于史实。尤其是在诸多人们所关心的重要学术问题上更是有考有据,恰如其分,且具有新的观点和突破。这是两位作者深厚的学术功力以及心无旁骛、多年潜心研究的成果。罗君生早年在向骆玉笙大师问艺期间,就非常注重从艺术理论上研究自己的恩师,且颇有见树。孟然一向与骆玉笙过从甚密,1984年离休之后,便由骆玉笙口述,整理完成了24万字的首部全面介绍骆玉笙艺术及生平的著作《檀板弦歌七十年》。之后,又陆续整理、发表了《骆玉笙80年代的艺术活动》、《骆派京韵大鼓小段儿的特色》等诸多重要学术性文章。此次《骆玉笙传奇》成书,是她与君生在掌握大量原始资料的基础上进行的又一次飞跃性的学术归纳,同时也将原先由骆玉笙口述、但由于年代久远而在记忆中发生若干失实之处进行了仔细的考证和勘误。可以说,《骆玉笙传奇》一书的问世,是我国曲艺理论研究的又一项重要成果,意义非凡。

    我热烈祝贺《骆玉笙传奇》一书的出版,愿鼓板悠扬、“京韵”永存。(《骆玉笙传奇》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