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精彩专题
新闻更新
赵大民从艺65周年艺术研讨会
读中国小写意花鸟画扛鼎人萧
秦征的艺术追求
贺孙其峰从艺八十二周年
记著名天津时调表演艺术家王
苏文茂、吴润清夫妇笑声背后
首页>>文艺名家>>名家风采>>新闻内容

赵大民从艺65周年艺术研讨会上孙福海的讲话

艺术的人生:学习、弘扬与思考


2009-5-18 15:44:57 编辑:吴迪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孙福海


赵大民先生近照


    今天的研讨会开得非常好,无论从学术上,规模上,感情上,以及大家对事业的激情上讲,都是一个高质量的研讨会。我讲三点意见,也就是通过今天的研讨会,我们肯定了什么,收获了什么,还需要思考些什么。

  第一点:今天的研讨会,是对赵大民先生的一个褒奖。

  我认为,这种褒奖,高于金杯、银杯,是传颂于我们艺术家心目当中的一个崇高的口碑的褒奖。其次,这是对我们天津戏剧发展史上的一个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的剧作家的褒奖,我觉得这个评价不为过。第三,这也是对赵大民先生从艺65周年漫长历程的褒奖;是对赵大民先生所创作的,为我们留下的传世之作的褒奖;也是对一个艺术家老骥伏枥、奋斗不息的褒奖;同时更是对他艺术青春常在的褒奖。

  第二点:通过对今天的研讨会,我们应该学习和弘扬什么。

  首先应该学习和弘扬赵大民先生对艺术精益求精、勇攀高峰的精神。正是有了这种精神,才能使他的作品成为传世之作。

  其次,应该学习和弘扬赵大民先生淡泊名利、勇于奉献的精神。因为有了这种精神,他才能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剧本创作上。大家知道,很多的编剧、导演都在搞小说、电视剧,那才是真金白银,脑满肠肥。可是真正的脚踏实地为我们舞台艺术搞创作的艺术家,就必须要有一种甘于奉献的精神。

  再次,应该学习和弘扬他与同事合作和共事的精神。无论是话剧、京剧、评剧,无论是沙惟、方沉、赵路、王泉,还是一些比他年轻的同志,都是他很好的合作伙伴,很多沉甸甸的作品都是在这种默契合作当中、和谐共事当中,创作出来的。

  第四,应该学习和弘扬他诲人不倦、培养后学的精神。昨天我们来看戏,肖怀远部长和张俊芳副市长都来了,在会客室中,我们的赵老不是讲他的剧本,不是讲他从事艺术创作65周年,也不是讲他新出版的四卷本的文集,他首先讲的,而且贯彻始终在讲的,是《茂陵封侯》这出戏,通过上演这部剧,他要推出一个新人。给我的印象非常深,至少我记住了:32岁的罗军,第一次出演男一号,希望领导重视。本来是为赵老搞的活动,领导都是冲着他来的,他却一句都没谈自己,他谈的是通过这出戏,怎么培养青年人。通过这个例子,我就回想起,80年代末,我在文化局分管干部的时候,赵老师是第一任的剧本室主任,他上任以后,在抓剧本创作的同时,也是在讲如何培养青年人。他反复找我谈的,就是提拔一个年轻干部。当时有一点争议,可是他非常执着,先后几次找我谈,他认为这个年轻人有发展,能够培养,能够为天津文艺界做出贡献。我觉得应该好好学习他这种提携后辈,诲人不倦的精神。

  第五,我们要学习和弘扬他在浮躁的社会环境下的那种平和宁静的心态。从他的文集中我看到,他的书房斋名叫“六可斋”。我就想了解一下是怎么个“六可”,看过之后,我不觉有一些心酸。为什么呢?赵老60岁的时候,分了一间七楼的独单;70岁的时候,房屋改善,他搬到了六楼。这个六楼的书房,就叫作“六可斋”。他认为在这个书房中,他可以安心写作、可以养心、可以观云、可以看塔……等等,心态非常平和。我从他的整部著作中看不到一丝浮躁,看不到愤世嫉俗,看不到有什么不平,看不到有什么要求,看到的都是他政治上的坚定,他对艺术的追求,而且富于一种使命感。

  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学习和弘扬他对事业的使命感、责任感和奋斗不息的精神。

  第三点:通过今天的研讨会,我们应该作一些什么样的思考。

  首先,天津文艺界的发展,应该加快对编导的培养。大家都是搞文艺的,都很清楚它的重要性和迫切性,目前这个形势是很严峻的。在一次会议上,我曾经提出过自己的意见,但当时许多人不理解,大家都说,我们的“五个一”如何了,我们的剧团排演的剧目如何了……实际上,对目前的现状我们心里非常清楚。我当时举了几个例子。因为我是曲艺团出身的,以曲艺团为例,当年,曲艺编导有王济、张剑平、王允平、朱学颖等,下面还有石世昌等一拨年轻人;拿人艺来说,当时有:沙惟、赵路、王泉、方沉,下面马上接着徐睿生、郑天庸、高长德等等,一批批的,是一个集体,具有一个群体优势。现在剧团的编剧太少了。当然,我提这样的意见,不是某个人的问题,而是政策的问题,是体制的问题,不是哪一个人现在有没有政绩的问题。但是,确实应该大力加强对编剧的培养。

  其次,是对现在的编导演,我们应该多给他们一点支持,多给他们一点理解,多给他们一点关照,多给他们创造一些剧本创作和个人成才的氛围机会。

  再次,这次赵老的研讨会,只是开了一个好头,应该继续开下去,开得更加深入。文集出了四卷,我希望将来能出全集。我看到这么多专家,都写出这么精辟高深的文章,我希望文联所属的文艺理论学会,把它们收入机关报,出一期增刊,我想这对我们文艺界会有好处。还有的同志想写文章,还有许多的诗词,都可以作为增刊的内容,把今天的研讨会全部囊括进去,来宣传我们天津文艺界值得骄傲的荣誉与成绩。

  最后祝赵老健康长寿,我也希望赵老成为我们文艺界永远的帅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