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精彩专题
新闻更新
在赵大民从艺65周年艺术研讨
读中国小写意花鸟画扛鼎人萧
秦征的艺术追求
贺孙其峰从艺八十二周年
记著名天津时调表演艺术家王
苏文茂、吴润清夫妇笑声背后
首页>>文艺名家>>名家风采>>新闻内容

秦征的艺术追求


2009-5-11 17:26:18 编辑:吴迪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王文治


秦征先生近照

    多年来,中国油画界都在为油画的民族化思考、探索、潜心创作,许多画家经过长期不懈努力,取得了可喜的成就。著名画家秦征近些年创作的一批油画风景作品,便以其在中国大文化背景下,熔铸冶炼,点铁成金,以崭新的油画语言和丰富内涵,引起了画界的关注。这些作品虽是近些年创作的,但却经过长期的生活积累和艺术技巧磨练。

    著名油画家秦征1924年出生在河北省行唐县,在人生的旅程中,已经艰难地跋涉了82个春秋。68年前,日本帝国主义大举入侵中国,未满14周岁的秦征便投身到抗战军旅,一手握枪,一手拿起了画笔,为了挽救民族的危亡,赴汤蹈火,出生入死,抗击日本侵略者。他随着革命进程长大,战争年代过去后,他辞官不做,投身到艺术的怀抱。
   
    上世纪50年代初期,他刻木刻、画年画、画连环画,在报刊上发表了大量美术作品。尤其是1953年创作的素描《远方来客》,以其构思巧妙,立意新颖,具有强烈的时代感和浓郁的生活气息,显示了一位优秀青年画家运用绘画语言,迅速反映现实生活的可贵才能,得到了行家们的普遍好评。

    历尽战斗岁月,经过长期的生活积淀和艺术磨练,他于1957年创作出著名的油画作品《家》。如果说《远方来客》是画家出于被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建设现实所感染,表现了一种纯真的热情和对未来生活的憧憬;《家》则反映了画家艺术创作上的成熟和构思的深沉。《家》是他在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研究班的毕业创作,看得出,作者已深得西洋油画绘画技法三昧、打下了扎实的基础。作品成功地塑造了一个坚毅、俊秀、遭受战争劫难并承担着生活重负和心灵创痛的华北农村妇女形象,倾注了画家对于人的命运的关注。该画于同年8月间,由国家选送莫斯科参加世界青年美展,享誉海内外。不料一场政治风暴袭来,人因画而得祸,画因人而遭灾。一夜之间,众所公认的香花,竟被打成了“大毒草”!经过22度酷暑严冬,直到1979年元月,油画《家》才得重见天日。画家本人遭受的不白之冤,也才得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在那艰难困惑和屈辱的岁月里,在农村的田野上,在工厂的炉火旁,他以一个艺术家的心灵去观察周围的一切,身感亲受,永志在心,用画笔反映时代、歌颂人民的愿望从未泯灭。当他拿起画笔来的时候,在他的作品里已有更多的思索和对历史人生的反思。

    1978年,尽管当时他还未被落实政策,但出于一个艺术家的良知和责任感,便开始创作油画《贺龙在一九六八年》。整幅画奏出了慷慨悲壮的旋律,令读者在这如歌如泣的倾诉中,心灵受到极大震撼,表达了画家对贺老总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思念和对“四人帮”之流的强烈忿恨,道出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共同心声。正如画家本人所说:“┅┅我越来越相信:水管里流出来的是水,血管里流出来的是血。”
   
    以后他又陆续创作了《心怀天下人》、《悠悠我思》等反映周总理、朱德委员长等革命领袖业迹的作品。《心怀天下人》是一幅幅面不大的油画,但却表现了丰富的内涵:周总理风尘仆仆走进了农民的房舍,正用手去揭冒着气的锅盖,想看一看农民吃的什么。他的表情严肃、含蓄、深沉。显然,画家是把时代背景处理在60年代经济困难时期,赞颂了革命领袖心怀天下人的博大胸怀,画面不仅充满了对革命领袖深沉的爱和感情,也可以看到画家正在思考某些严肃的问题,表现了画家心灵的倾诉与呼唤。

    生活是文艺创作的唯一源泉。秦征一直遵循这一认识论原则,按《讲话》指引的方向去做。1980年以来,他坚持“二为”“双百”方针。一不离生活,二不离传统,以花甲之年身体力行,每年身背画箱亲自带领青年画家和研究生深入生活。1986年受中国美协委托,以中国美协副主席的身份,带领青年画家去法卡山前线,慰问前方将士。1987年底,又去西沙群岛慰问守岛部队、写生作画。长期的生活积累和新鲜的生活感受饱含着对于乡土的爱恋涌上他的笔端,很快创作出了《白头吟•鱼水篇》、《古稀之年》、《乡村女教师》等一批反映农村生活的人物画作品。

    秦征的性格是热情而外向的,但是他的艺术创作却异常含蓄并充满诗的意境。这些作品是描绘人的,他是通过外貌来开掘、刻划人物的思想感情和人物的性格特征,表现人物的心灵世界。肖像画《古稀之年》以深沉而奔放的笔触,刻划了一位古稀之年身逢盛世的太行山地区老农民的生动形象,热情歌颂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国治民安的大好形势,给人以强烈的艺术感染。上边凝聚着一个决心一辈子根植于家乡泥土,为人民写照“通过艺术语言和人民群众进行心灵交谈”的艺术家的美好感情和心境。

    秦征的创作转向风景画,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事情。他长期孜孜以求,“寻寻觅觅,铁鞋踏破了。”试图找到一方能够抒发长期郁积在胸中的深沉、朴厚、悲壮感情的绿地,他把笔触投向了自己长期生活的燕赵风光、北国的山川大地。1986年,《雪鹰》面世,许多同行认为是油画大写意,标志着画家的创作开掘到了一个新的层面。艺术思维的火花撞击着感情深层的积蓄、焕发了画家艺术上的青春。《天池》、《霜晨月》、《日月同辉》、《蓝韵》、《冬至太行》、《夕照赋》、《明月出天山》、《冰上的白洋淀》等大批油画风景从他笔端湍涌而出。每幅画都蕴含特殊的精神感受。这些作品并非对景写生,也不似一味厚涂、作机理等西方传统画法,画家虽然从西洋画法中汲取了有益的营养,但却更多地关照了中国文化传统,吮吸着故乡泥土的滋养,蕴含着民族文化的基因和积淀,站在中西文化的交汇点上,创作一种中国风格、中国文化传统的油画。为此,远在他被打入另册的时候便做了大量的积蓄和准备。那时不能画画,他便大量阅读中国古典诗词、经史、《资治通鉴》等书籍,从中有所思、有所得,领悟到华夏文化的各种领域,都“源于诗脉相承的文化母体”。

    读他的风景油画,如饮百年醇醪。《明月出天山》的雄浑博大,《冬至太行》的朴厚深沉,《日月同辉》的崇高感,那发人感奋的意境,那黄钟大吕般的博大厚重,都令人荡气回肠。这是画家内心激情的渲泄,是用油画颜色写彩色的诗。

    画面题材多经过画家长期的酝酿,往往要调动多年的积累和感受,一旦构思成熟,便一气呵成,直书画面。

    如《冰上的白洋淀》是作者于1948年冬天随部队向天津进军时看到的情景。当时的白洋淀是一派冰雪世界,茂密的芦苇随风荡漾,解放区民兵用冰筏子运送武器弹药支援前线,场面非常壮观,此情此景画家一直念念不忘。43年后,画家才找到相应的语言,用传统中国画的方法,放笔直干,就如山水画家熟练地使用毛笔宣纸一样,酣畅淋漓,笔酣墨饱,生动地描绘了北方大地一派浑厚苍茫的景色,构成了与大军直下津门相似的意境。

    他的风景油画,非常注意绘画笔墨的书写性和笔意美,造成一种简捷流畅的恢弘气势,形成了个人的独特风格。由于几十年的生活积累和技巧磨砺,使他进入了一个更新更高的境界“兴致神会,意到笔随,想怎样画就怎样画,该画什么就画什么”,随心所欲不逾矩。在创作激情的驱动下,“握着画笔,如同握住朋友的手,”面对雪白的画布任意挥洒,宁失形似,不失笔意,画面在真切与朦胧之间,油然生出了一种空灵感、音乐感和神秘感。

    这是一种富有新意的艺术语言,是秦征自己的艺术语言。由于找到了自己的艺术语言,他的风景画创作如才思泉涌,正在盛期,一个丰收的季节已经到来。

 

附:

秦征简历

    秦征,1924年出生于河北省行唐县。

    195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1957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前苏联K•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1985年—1998年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现任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天津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天津美术学院教授。

    代表作:素描《远方来客》参加第二届全国美展。油画《家》1957年参加莫斯科世界青年美展,受到好评。油画《走村教师》、《悠悠我思》、《贺龙在1968年》、《夕照赋》、《日月同晖》、《明月出天山》多次参加全国大展,并在海内外展出和发表。

    近二十年来致力于创作具有民族艺术风格,诗化传统意蕴和时代风貌的中国油画作品,我用我法,写意传神。其中不乏有被同道认可和欢迎的作品如油画《雪鹰》、《蓝韵》、《望昆仑》、《冬至太行》、《今月曾经照古人》。

    1983年获天津市鲁迅文艺奖大奖。1988年受天津市政府委托,带领五名青年画家为天津新火车站创作完成的560平方米巨幅穹顶油画《精卫填海》获鲁迅文艺奖,铁道部和天津市政府记功表彰,并入选第七届全国美展。油画《心怀天下人》被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收藏。